離開國中以後,不時還是會想起妳,然而我們根本沒有留下任何聯絡的方式,能再次見到妳的機率趨近於零。

 

高三晚自習是每個高中生幾乎會做的事情,從市大同坐公車到民權西路站,再從民權西路捷運站坐回關渡,高中時期幾乎沒碰過面的國中同學,在沿線的路上再次相遇,當然,我又再次遇見了妳。

見到妳的瞬間,我的心又再次凍結,望著妳,妳的臉依舊是我曾認識的妳,頓了頓我的心開始繼續跳動,卻同時讓我越來越緊張,不停著詢問自己,要像朋友般與妳打聲招呼?抑或是當做已經不認識妳?輕撫著起伏頗大的胸口,心裡下了個決定「不和妳說句話我一定會後悔」,我朝著妳上車的那道門走去,雖然妳的身邊依然是圍繞著幾個人。

 

    「嘿!好久不見!」

 

我不記得一開口我說了什麼,但是我很確定我一定講過這句話,其實在跟妳攀談的時候,感覺得到與妳同行的男生掃射的眼神,妳,還是這麼受歡迎。接下來每天的晚自習,我開始希望能每天都遇見妳,也許不用過去跟妳說說話,但至少知道畢業以前妳不會再次消失,曾幾何時,放學再次變成我的期待。

 

    高中畢業了,不知是無心還是有意,我還是沒留下聯繫妳的方法,也許是我還期待著遇見妳的幸運。

    

因為妹妹是妳的高中學妹,從她那聽說妳考上中興,好巧不巧,我的高中同學跟妳同一個系所,他的生日,同樣是5月13日,他的女朋友,我的高中同學,也一樣在中興,卻是妳的國小同學,也許真的很巧,但是面對喜歡的感覺,我還是那個不敢跨出一步的人,我只能在跟他道聲Happy Birthday的時候,請他轉告妳一聲,卻期待著妳會有任何的回應。

    大學二年級的某個禮拜五,我站在台中車站前的地下道裡面等著回台北的統聯客運,排在前面的人相當多,排不到幾分鐘,我卻楞住了,因為一回頭,妳正站在我身後,我對妳微微笑,妳很驚訝的看著我,我,突然好想抱緊妳。    在車來之前我們一直聊著,望著妳,我卻已經忘記我到底和妳聊了些什麼,只知道,妳手上拿著跟我一樣的手機,G-PLUS K887,只不過我的是銀色,妳的是紅色,但是,我卻沒跟妳要手機號碼,而在妳上車之後,我後悔了。

    有時候真覺得命運是很可笑的,我以為我們見面的時間應該不會只有排隊的那一小段,也許上了車,我們還會有兩個小時可以說說話,再不然應該在下車之後還有捷運到石牌的這段路,但是,當剪票小姐告訴我們車上只剩一個位子的時候,我真懊惱當下真不該那麼紳士的告訴妳:「沒關係,妳先回去吧!」,我明明可以告訴妳:「我們一起搭下一班車吧!」。就在車子開走的那瞬間,這個決定,讓我好後悔好後悔,直到現在這段回憶仍然是我心裡的痛。

接下來,我再也沒有遇見過妳,中山醫跟中興明明只是隔壁,我和室友也常常到忠孝夜市吃東西,但是真的沒有,於是乎我開始覺得是我把握不住機會,所以就再也沒機會了,因為我真的想不出再次遇見妳的方法。

 

GOOGLE也許真的很厲害,但他還是無法讓我找到妳的身影。我是個很念舊的人,即使是見了面也不記得彼此曾經共同經歷過什麼,我卻還是不希望斷了與老朋友之間的聯繫,已經不記得怎麼再次遇上童鈞毓,是原本MSN裡就有,還是後來網路上連連看連到的,但是我很慶幸我沒忘記老朋友,因為她的塗鴉牆,讓我看見了妳。

 

FACEBOOK是目前我們唯一能交談的管道,但,妳還會再次消失嗎?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快樂的一天 的頭像
快樂的一天

快樂的一天

快樂的一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